我还在努力

        要不你就超级努力,变得超级厉害,这样大家都会记得你;要不你就长的漂亮,大家都会找你;要不你就变得漂亮,有特别努力变得厉害,大家就会喜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 长的漂亮真的特别好。


        三毛说,如果你给我的跟别人给我的一样,那我宁愿不要。更何况,你给我跟给别人一样的东西呢。我希望你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,也希望你对我独一无二。


从众

        我很讨厌从众,但自己还是成为那样的人。身边的人脱单了,自己就也想着脱单。可是,那个人哪有这么容易找。我最近其实很害怕,昨晚跟闺蜜聊天,闺密没跟我讲她在赶ddl,所以我一直给她发消息,可是她回复的不耐烦和冷淡,我觉得很奇怪,但还是接受了,后来她终于跟我讲她要赶ddl,我赶紧说你先去忙吧。我们俩离得很远,一年真的很少见面,平时也挺少聊天的,我很害怕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我现在对关系这件事很害怕,对未来很是未知,很多人都只能陪伴你走过一小段路,我很怕我竭尽全力对他好,最后却还是只能分开。我这个人,认定的事就很难改变了,或者说,我挺害怕改变的。我想,我还是适合一个人,至少,不用花心思去担心离别,自己是不会离开自己的。挺冷漠,但也是在保护自己。


我不习惯

       每次去班里学习,都是在同一个教室,同一张桌子,同一个时间,后面还坐着同一个小哥哥。这样会让自己内心充满安全感。后来有一天,小哥哥没来,那天晚上学习效率很不好。当一件不确定的事情成为一个习惯的时候,是特别可怕的。今晚来了另一个小哥哥,真好看,希望他能一直来,不要成为不确定因素。


我是“大人”

        想起大一体测的时候因为看到舍友不按规则作弊气哭了,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也成为了那样的人。(所谓的只有小孩才有对错,大人都是讲利益。我还是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大人。)


我很抱歉

        以前,我以为对他人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之分,对喜欢的人会很热情,而对不喜欢的人也只是不怎么接触,但不会反感。现在,我才发现,原来人真的会讨厌一个人,不论她说什么,只要听到她的声音你就会觉得厌恶,对她所有的行为都觉得恶心。于是,我不再与她交流,毕竟我的人生缺少谁都可以继续转,而我想要过一个快乐的生活。我很抱歉,我真的讨厌你。


我很怀念

          还记得去年双十一的时候,以自己有奖学金和工资的名义,跟爸妈预支了3000块钱,买了一个从高一就梦寐以求的相机,还记得当时拿到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,也记得前天拿它出去拍照的时候心里那种满足感。

        而今年,当我又以奖学金和工资的名义跟爸妈预支3000块钱买了心心念念已久的iPad时,却没有一丝丝的快乐。是因为奖学金还没公示吗,还是因为没有了预想当中妈妈跟我说一大推道理不让我买,还是因为我长大了。

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跟同学两个人大晚上的去澳门,其实我内心超级害怕,而那天晚上,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的爸爸妈妈却没有打,我打过去他们却没有接,我特别特别生气,第二天我问他们,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我,他们说,因为,你长大了。

     小时候总是盼望着长大,可以买喜欢的零食,可以跟同学而不跟父母出去玩,可以不用每天听爸妈唠叨....可是,当所有的一切都成真之后,我怂了,一点都没有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想吃牛肉丸,他们就立即寄来一箱牛肉丸;怕我在网上买的鱼干虾干不干净,就让朋友给我寄一箱;我不在家,却总是给我的房间添设备。距离遥远的我们,让本来溺爱我的爸爸更加溺爱我,本来对我严格的妈妈也变得了温柔,对我什么事都是有求必应,每次想起都会流泪,我想,除了感动,感恩,更多的是想要回到以前,想要他们跟我说不,想要他们再对我严厉一次。

       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,我也想你们了。


       毛不易:“不愿染是与非,怎料事与愿违”
      总是不愿意世俗,不料却抵不住诱惑。也许还是自己修炼不够吧。

自欺欺人

        柴静在《看见》中说过,不要成为你不喜欢的大人。我却好像在一步步迈入这个坑。

       我本性也是一个贪小便宜的人,能抢红包,优惠券,也会冲在前头,但我又深知不可这样,于是每次遇到的时候内心都在挣扎,很经常逼着自己不去做。最近淘宝在办一个双十一的活动,能量PK。我讨厌麻烦朋友给我点赞,为了自己双十一不购物???亦或者在装清高?我在舍友让我加入战队的时候说了我不弄,可是自己却在两天前就私自组了一个队,因为忍不住了。关键是,我却在撒谎,在她们问我的时候一直说没组,而在昨晚快要输的时候,我去让她们帮忙点赞??她们问我说不是没组的时候我又说谎了,说今天被同学拉进去??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。明明说实话不会发生什么事,是不是不敢承认内心,总是想把自己认为的好伪装给他人看?自己好虚伪!真的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在肯德基吃早餐,有个小朋友一直拉着她爷爷,指着对面的红绿灯说,阿公,为什么红灯他们还要过马路,这是不对的对吗?阿公有点敷衍的说对,小朋友不依不饶一直问为什么不对他们还这么做?我们总是只有小朋友才分对错,可是,如果所以事情都不按规则,世界不是乱套了吗。也许大人的不分对错是指自己内心有那把分辨对错的称,也叫原则,但这个原则只是对自己,当自己内心对得起这把称,你就是正确的,不用去跟他人争。

         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,但愿我永远善良。